褚松燕:从国家建构视角观中国国家治理能力现

   很高兴和大家一起探讨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问题。

  

   十八大之以来,尤其是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,关于我们治国理政、国家治理体系、治理能力现代化这些方面的著作、文章已经是非常多。

  

   我们现在再来谈这方面的问题,其实是正逢其时,而且这个方面和我们国家的发展战略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。

  

   从战略层面来说,它是我们中国的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里面的构成部分。

  

   我们知道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是十八大提出来的,十八届三中全会专门提出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,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,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。 紧接着十八届四中全会就提出了全面推进依法治国,总目标定的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,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。

  

   在今年2月份中央党校省部级班上,习近平总书记专门提出来“四个全面”,大家也非常熟悉,就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,这是两个百年奋斗目标当中的第一个;还有是全面深化改革、全面依法治国、全面从严治党。 从这可以看出来,这样一个比较严密的战略体系,它事实上是可以往前追溯的。 我们知道1992年的时候,邓小平同志南方谈话的时候就专门谈到,恐怕再有30年的时间,我们才可以在各个方面形成一整套更加成熟、更加定型的制度,在这个制度下的方针政策也将更加具体化。 我们注意到,当时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,他提出来的这个定型,其实也就说明我们的制度、我们的国家治理体系需要一个制度化的进程。 而这个制度化的进程里面,它事实上是对我们能力提出来了各种各样的要求。

  

   说到这里,我们也会注意到,今年3月初的时候,互联网上大家会看到《华尔街日报》登了一个知华派或者中国问题专家,美国的沈大伟教授,他就提出,中国共产党统治的最后阶段已经开始。

  

   其实像中国崩溃论或者唱衰中国这样的曲调并不新鲜,之前一直有。 比如说2008年的时候,美国的民族理论家戴蒙德就做了类似的预言,从台湾地区民主化的进程来预言中国大陆的发展。 他预言中国双位数的经济增长,GDP的增长从1997年开始,类似于台湾的25年,于是到2020年,他们期望中国完成美国或者西方视野当中的民主化的历程。 像这样的一些预言,我们会看到,他其实带有非常浓重的早期现代化理论的预设,是与工业社会发展相适应的现代化理论的预设。 在这里面,我们就要来分析,为什么我们中国现在提出来,我们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,我们所说的这个是不是跟世界上有些人所提出来的是一回事呢?这里面就涉及到理论的发展,还有我们战略布局方面的考虑。 事实上,在西方特别是对于西欧国家的产生,或者现代国家的产生里面,它有重大的一个分析。

  

   这样的一个分析,大家都非常的熟悉,就是西方民族国家的出现,本尼迪克特想象的共同体,再往后大家都非常熟悉的福山都论述了国家构建。 研究美国政治发展的一批美国的学者也在分析19世纪、20世纪美国的政治发展状况。 大家都会看到,国家构建的这个视角,其实有利于我们来分析我们本国的发展,并且在世界范围之内,跟西方发达国家的学者和发展中国家的学者进行对话,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平台。

  

   国家构建事实上是国家通过制度建设来调整国家与市场、国家与社会以及社会与市场之间的关系,使这种错综复杂的关系有利于国家的存在,维持和强大的一个过程。 而我们中国语境当中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建设,更多是强调国家层面的治国理政,而西方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强调的治理,比如“多一些治理少一些政府”,更多强调的是公共事务当中政府的作用与社会的作用再平衡。

  

   但是,我们也知道,在中国的语境下治理不仅局限于国家层面,还包括社会层面。 而国家和社会这两个层面结合在一起,它才能构成国家的构建。